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顶点手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幻想乡佣兵的全新生活 > 章节目录 序章,来到一个莫名奇妙方的地方了
    女孩子的年龄永远不能用眼睛看

    时间到了,少年在自我生物钟的趋使之下准时地睁开眼睛

    葡萄酸···

    在重复自己的口癖后,少年已经确认自己目前至少还是安全的:既没有从树林中感觉到人的气息也没有被狙击手盯上的恶心感,不过···

    根据空气中弥漫的雾气少年准确地找到了水源——一个清澈平静的湖泊,蹲下身子清洗。

    被监视了,虽然那种即视感只有一瞬间,但这并不妨碍少年对自己现在所处环境的判断,可让少年不自觉间感到紧张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没有找到监视者所在的位置!

    要引他出来吗?安神在心里默默盘算着。

    间隙中,八云紫好笑地看着那个少年不时地摆出不经意间露出破绽的动作,虽然惊讶少年能发现自己的目光,不过种动作对于真正的监视者会有效果,但是在紫看来除了可笑和幼稚外已经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了

    “好吧,看你表演的那么辛苦,那我也勉为其难现身好了。”

    空间的间隙被打开,不过还没等紫开口———“灭闪光”数十个光球立刻覆盖了她所站的位置

    呼,随即紫从爆炸的烟雾中退了出来:“好过分哦,人家可是女孩子呢。”话虽如此可是刚才的攻击对紫而言连用手去接都是多余的吧。

    一声音量惊人的咆哮产生的风暴瞬间将遮住视线的烟雾吹散:原本只是包裹少年全身的金sè的气瞬间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爆炸出来

    战场嚎叫:通过咆哮,以损耗体能为代价使体内的气得到爆炸升,是佣兵的独有技能。

    才那一声叫得好响哦。”紫一只手捂住耳朵抱怨道,即便对面少年的气势铺面而来却也依旧不能给她造成一丝压力。

    可是对面的黑发少年却从这打着阳伞的金发‘少女’身上感觉到如山的压力,这是他自出生以来从未感觉到的

    少年的身影瞬间跨越数十米的距离出现在了紫的身前,夹杂金sè气的攻击随即向紫笼罩过去。

    是一点都不客气呢。”说着埋怨的话,紫却是信步闲庭的在少年的攻击中漫游着,不过她也在暗自惊叹:这个看起来跟灵梦差不多大的人类男孩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即便是妖怪中都极为少见的高速度和瞬间移动的能力,再配合上他这种极其强悍的贴身短打的招式,整个幻想乡在这方面能跟他并驾齐驱者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了

    不过这点程度在紫面前还远不够看

    金sè的气突然开始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

    “八极拳·霸王硬折缰!!!!”

    “阿拉,有点玩脱了呢。”紫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的惊讶,但这点惊讶也随即被笑容取代———那种找到好玩玩具的笑容。

    暴烈迅猛的拳劲以少年身体为中心瞬间向外爆发出来,猛烈的势甚至逼退了岸边的河水

    ??少年保持出拳的姿势四下观望———人呢———那个金发少女已然失去了身影

    ‘不是瞬间移动,哪是什么?’正疑惑的少年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剧痛,视线立刻开始模糊

    模糊的视线下移,看到的是,居然是一块禁止停车的告示牌

    ‘用这种东西就贯穿了我气的防御吗···级别,差太多了···’

    彭,捂着肚子少年一头栽倒在地

    一只脚随即踩在了少年的屁股上一用力,曲虾立刻变成直虾

    “既不是妖气,也不是灵气,也不是魔力,果然是不过小弟就算你变成了超级赛*人在姐姐眼里看来也不过是战斗力只有五的毛玉哦,不服气的话起来再打哦。”

    “我是很想起来的,不过在那之前,这位小姐你能先把你的脚挪开吗?”

    很顺从的将脚···用力踩了一脚再一挪开,随后就看见这个趴在地上的少年捂着下面满地打滚的惨样

    “这就是对你二话不说就打过了的报复———真的很痛吗,要不要割掉啊?心’地问道

    “割掉不就更痛了吗!!!不对,这种东西能割掉吗!!!!”

    “我还是头一次碰上如此高次元的对手诶,看你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到底是怎么修炼变得这么强的啊,什么吗?”

    “安心,什么都没有。”感觉自己再追究下去肯定会得到比刚才更惨的下场的安神果断否定。

    “算了,那小弟,你的名字是。”

    “安神,王安神。”

    “好的,安神小弟,欢迎来到幻想乡,如果想得到进一步的说明呢,沿着这条路一直往东走就能到博丽神社,拜托那里的巫女吧,想回去外界也一样哦。”说完紫身后的空间开出一条缝,少女向后迈了一步

    为什么你不向我说明啊,还要跑到那么远的找什么神社的?”

    “因为啊,人家要去睡觉哦,睡眠不足对女孩子而言可是大敌哦。”间隙合拢

    叹了口气,算了,走就走吧,全当熟悉环境了

    “还有啊神无奈地摊手对渐渐逼近的白狼说到,“对于那位小姐,我的确是战斗力不到五的那个什么,但被你这个连一都没有的家伙看扁我会很苦恼的。”

    咕咕咕,是少年肚子发出的咕噜声

    好意思,我饿了,打个商量哦。”少年脸上挂起笑脸,活脱脱一个骗小孩子棒棒糖的坏大叔形象。

    “当我早饭好不好?”

    经感觉不妙的白狼后退一步后拼命摇头

    “没事的,我很同意的心跳,不同意举手··体心跳全票通过了,早饭我来了!!!”带着极为邪恶的笑声少年的瞬间将白狼笼罩。

    嗅嗅,湖中的冰之笨蛋妖现湖周围突然多了一些不属于雾的烟雾,好奇的她决定过去看一下,不过很快她就为自己这个决定后悔了···

    “~~~~~~~~@#%¥!*!……%……#*!%……@#……!……#*#”

    留下一堆寓意不明的话语,我们的9就这么口吐白沫壮烈了

    手上拿着那个被烤的臭气熏给她十万元就能随便玩···诸如此类的情报也有不少。

    于是坐在人间之里通往博丽神社道路边的少年开始总结情报

    “根据情报,巫女应该是穿着红白露腋服装头顶一个大号蝴蝶结的少女,实力非常强,贪财么的估计已经掉满地了···总的来说,只要有钱就能应付得非常轻松的家伙···”下一瞬间立刻安神

    “我现在就缺钱啊~~~~~~~~”

    “可恶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昨完他继续去摆弄那台液晶显示器

    “既然都是非卖品你摆出来干嘛···算了。”叹了口气的安神走到青年的面前,“眼镜,让我来试试吧。”

    “诶?”

    十五分钟后

    “真厉害呢年惊叹道,语气中的那份冷淡已经淡去不少

    “安心,小意思了,过去我可是修过战车的瞄准显示器和战斗机的显示屏···再将这个装上

    屏幕随即弹出了图像

    “了不起呢。”

    “两千元,谢谢惠顾。”

    “啊!!!”

    “居然还要收钱的,而且还是两千,你够黑的。”眼睛青年不爽地坐在柜台里,看着在那里数钱的少年

    “那是当然的了,请佣兵帮忙都是要收费的,而且物以稀为贵,不是么,眼镜。”

    “我都说了,我叫森近霖之助,你要叫我森近先生才行吧。”

    知道的啦眼镜,你说什么是什么了眼镜。”

    “····算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放弃为自己正名的霖之助

    再见了,眼镜。”少年扛起自己的行李包走了出去

    等···”霖之助叫住了少年似乎有话要说。

    “我叫安神,王安神。”少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王安神,确实是一个挺让人安心的家伙呢。”

    博丽神社

    踩着石阶拾级而上,很快就看到了博丽神社的鸟居,安神径直走到主殿前,闭上眼睛静静地祈祷着,一分钟后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块硬币扔进了存钱箱里

    叮咚,这是硬币掉进钱箱发出的声音,下一瞬间一个红白少女如同一阵风一般出现在了钱箱前兴奋地向里面张望

    果然,看这面前这个红白对钱的执着,安神已经可以肯定这她就是传闻中的博丽巫女,不过现在她正与掉进钱箱的那枚硬币斗争中,更本就不理会边上多出的人

    ‘这个神社,果然常年不会有什么人来呢。’安神叹了口气,重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币

    叮铛,这次是硬币落在地上发出的声响,灵梦的视线立刻被吸引了过去,她看着那枚硬币被一只手捡了起来向上看,看到的是一张放大的笑脸。

    “你是博丽巫女吧,请允许我这个外来者要求你履行博丽巫女的义务,为我说明一下吧。”少年笑着说道

    “啊拉,小弟动作还真快呢,已经是下午了。”清晨时在湖边把安神揍得一塌糊涂的金发阳伞少女不知何时站在了安神的身后。

    ——————————————说明时间的分界线————————————

    “幻想乡以及妖怪们的聚居地···”

    “很难接受吗?”现在是紫在说话,刚才彼此间通报姓名时灵梦一直捧着那个刚进账三枚硬币

    在即为合理,没什么难以接受的,而且作为佣兵原本就是跟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打交道,相比之下这个反倒正常多了。”的确作为佣兵原本就是处理一些雇主们不能正大光明处理的事物,几乎是什么千奇百怪的委托都有。

    “那你的决定呢,看你的身手,你在外界应该是个实力强大的佣兵中的头牌吧,如果打算回去的话灵梦可以送你回去哦。”无视灵梦‘明明你自己就行的’抗议,紫自顾自的为她决定了

    “头牌?又不是王牌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少年苦笑着问道,紫在清晨的战斗中以玩的心态将少年打得满地找牙,却意外地给了少年一个高评价。

    “体现出人类极致sè彩的幻想乡成立之前我也就见过一次而已———”难得露出怀念的紫这时才让人感觉到她是拥有悠久历史

    的妖怪贤者

    安神没有接话而是直起身子向外走去:“能留我住一宿吗?不论是客房仓库或是露,我在外界是一个知名佣兵,一次完成任务至少有二十万的报酬,但是啊,那种rì复一rì的醉生梦死年复一年的炮火硝烟的生活,我真的厌烦了,既然难得有机会离开战场,那我为什么不好好把握呢。”

    夜渐渐深了

    紫早早借口‘睡眠不足是女大敌’而回去睡觉了

    博丽神社主殿前的空地上燃起了篝火,火焰上架着一个旧的咖啡壶,壶口不断喷出的热气和呜呜的作响声以及空气中飘荡的香味预示着它体内的液体已经加热完成。

    少年将手边的两个马赫杯倒满咖啡后举起了杯子:“不来一杯吗?”马赫杯对着的地方是站在神社殿下的红白少女

    呼,喝下热咖啡灵梦长出了一口气:“挺不错的,看不出来你挺有一手的。”

    “哈哈,谢谢夸奖,不过我也是只有这点擅长的了。”安神不好意思的笑道——自己斤两自己清楚——只是闻了个味现在都还飘在雾之湖上的某个9就是最直接有力的证据

    “虽然平时都是喝那种绿茶,不过偶尔喝一下这个也不错。”灵梦将手中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又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

    喝点了,小心晚上睡不着哦。”话虽如此少年自己也是续了一杯。

    “···佣兵是一群永远不知道自己明话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有一种一吐为快的感觉

    “我们不会存钱,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是依旧在酒吧和赌场花,

    “但至少从这点上看你依旧是个人,而不是战争兵器和人渣。”

    “···是吗···”安神抬起头看着星空

    梦,像我这样的人渣,在幻想乡过普通人的生活,应该做些什么呢?”

    “随便你,做什么都行,干什么都可以。”

    “包括杀人放火引发异变。”

    是我很忙的,如果烦到我了,有你好看的。”

    “你的游手好闲不是已经总所周知了吗····刚才我是开玩笑的。”被灵梦盯得发毛的安神

    “我是认真的。”灵梦冷冷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