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顶点手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轮回系列人狼篇 > 章节目录 第第二章 换舎
    啊,我的牙好疼,真想拔掉!

    ——无名氏

    食堂,是一个收集八卦新闻的好地方,特别是在中午的时候,这里人山人海,各种嘈杂声或着私下谜语声都会在这里一一浮出水面。

    “水柱,你听说了吗?”一个女生跟自己的好朋友私密道。

    “怎么?”

    “今年三年级来了一个外国籍的新生,是个男孩子,听说不仅人长得帅,而且好像还是名人之后呢?”

    “真的吗?真想赶快去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哈哈,你就别想了,听说今有些女生更夸张,在他没来学校前就查过他的资料,知道他走哪条路来学校,在半路的时候就已经送巧克力告白了呢?”

    “那结果呢?”水柱好奇地问道。

    好友摆了摆手,意思很明确,肯定是没有成功了。

    年级真好,有这么一个大帅哥,不像我们二年级。”水柱感叹道。

    “怎么了?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你们二年b班不是有很多美男子吗?”

    “美男子这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我们b班今年进来了一对扫把星二人组,这才是要人命的。”

    “扫把星二人组?这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不想说的,想起来就心烦。我跟你说啊,我们二年b班今年也进来了两个外国籍的人,一个是来自蓬莱岛国的,另一个是来自蓝斯德尔国的,你说气不气人。”

    ……

    秋木爱三人此时正在她们谈话的后桌吃饭,菊雏兰三年级有帅哥耶,而且还是外国的,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啊。”菊雏兰一兴奋起来就是个没完,连饭菜都懒得动了,眼神里面直冒星星,嘴里不禁念叨道:“不知道是一个拥有金sè阳光般头发的英国男孩呢,还是一个饱含着满眼忧伤的爱尔兰小伙子,或是一个具有绅士分度的瑞士礼仪师。”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秋木爱很不客气地泼了菊雏兰一头冷水,让她从梦境里醒悟过来。

    怎么可以这样。”菊雏兰直抓狂。

    “呵呵,你们两别闹了。”时绮班长看她们两闹得差不多了,才插进话题劝解道,“我想,我们与其关注三年级来了什么新生,我反而更想知道她们口中所说的扫把星二人组是什么意思。”

    “那还用问,一个是已经灭了国的民族,国家有跟没有一个样;而另一个在几十年前就坐着『诺亚方舟号』飞走了。这两个国家还能够有人民活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那还不是扫把星是什么?”菊雏兰一副正气凛然地说道,好像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倒不这么认为。”时绮由美反驳道,“蓬莱岛在圣雄大人领导的五大国会战时期虽然被战乱洗劫一空,并且听说当时那里的土地已经到达了寸土不生的地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里的人们却依旧顽强地活了下来,这不是生命的奇迹是什么?而蓝斯德尔国更不用说,在他们没有乘坐诺亚方舟号离去之前,谁敢说自己的科技到达了顶端,没有,一个都没有,即便是后来与五大国公然成为敌对势力的也不例外。因为它的科技足够发达,所以,它才能摆脱地球的束缚,摆脱引力的作用在地翱翔太空。而我们呢,反而嘲笑他们,嘲笑他们因为一个玛雅预言而背弃了自己作为一个地球子民的责任,逃脱到太空,我们还把没有跟随而去的蓝斯德尔国居民称为「蓝斯德尔遗孤」,这样做得我们不是显得更可笑吗?”

    雏兰被时绮班长的话说得哑口无言,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班长竟然会因为一句玩笑话认真到这种地步。

    个,班长,小兰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用放到心上。”秋木爱看形势不对,赶紧出来岔开话题,“对了,你早上不是跟我说今年一年级来了一对双胞胎姐妹吗?她们怎么了?”

    我太认真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时绮由美感觉自己刚刚也有些做得不对的地方,其实,她平常不是这样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了出来。看向菊雏兰,发现她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时绮由美故意想逗菊雏兰开心,便说起了一年级双胞胎的话题来。

    “说起那对一年级的双胞胎姐妹啊,你们不知道,她们真是一对奇怪的双胞胎。”

    “怎么说?”秋木爱有些好奇地问道。菊雏兰也不由地竖起耳朵聆听。

    “我听说她们两个从进入学院开始一直都是手牵着手的,连上厕所都是一起去的,虽然不是连体婴,但是却一直都能保持动作一致的,就好像她们中间有一面镜子似地,所以到目前为止,看过她们的人都还无法分辨她们那个是姐姐那个是妹妹。而且更奇怪的是,听说她们牵在一起的手上还共同捧着一本衔着金丝花边的古董书。”

    个我也听说过,”菊雏兰忍不住插嘴道,“我还听说她们把这本书叫做魔女的**呢。”

    绮由美肯定道,“而且我还听说她们姐妹两有一个奇怪的能力——就是能够预见第一次跟她们见面的人的未来。”

    木爱拖着下巴,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也听说了,她们姐妹两都喜欢不出话来。

    ……

    午饭过后,学校

    是想不通,小爱竟然也会相信这种预言的说法。”菊雏兰有些抓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

    “这不能怪她,也许她心里真的有什么无论如何也必须找到的答案呢?”时绮由美说道。

    后你就跟她说了着,摆了摆手,不再理会这闲杂的两人,再一次奔跑在炎热的跑道上了。

    “谁要帮你鼓掌了,我才不要呢菊雏兰嘟着嘴,对着青龙樱的后背嘲讽道。

    “好了,我们还是快点去教室吧,下午的课程也快要开始了,我还得去安排班上的事情呢。”时绮由美说着当先向教学楼走去。

    8生宿舍。

    学生宿舍有分男女宿舍,男宿舍在学校的右后方,与食堂紧密相连对立角,而女生宿舍现在正在改建,所以暂时转移到了美术楼的后面。这里原先是教师们的住所,不过教师们在外面居住的居多,空闲出来的房间自然一直被浪费着。不过现在一来反而有了用武之地。

    京白华学府是一所以住宿生为主的教学基地,所以这里的住宿生都特别的多,很多学生一个星期基本上只能回家一次,而下一次就得等到下一个星期才行了。

    女生宿舍舍。

    这间宿舍有些特别,因为它的里间与另外一间的教师宿舍是想通的,不过它们却是公用同一个主门。也就是说想要进入教师宿舍必须要打开舍的门还得打开教师宿舍的门才行。

    此时,被分配到这间宿舍的八个女生分别是:二年a班紫藤·木林,二年b班烙仙年c班山田寺二年e班青龙年e班秋木年e班菊雏年b班木泽·灰惠,三年c班琴曲·人心。

    “哈哈,木林,今年又要整年拜托你了。”山田寺向紫藤木林问候道。

    们认识吗?”正在整理床单的烙仙画不禁看向山田寺

    “对啊,木林是我在一年级时候的班长,也是我的好朋友。一年级的时候帮了我好多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她呢,没想到今年又成为了室友,真是有缘啊。说起来,木林,你今年应该还是班长吧。”

    藤木林轻轻颔首了一下。

    “对了,我还没跟你介绍呢。这是我在美术部认识的朋友,虽然话比较少,但是她的画工却是很哦,她叫烙仙画,连美术部地老师都对她的画赞不借口呢。”

    “你好,我叫紫藤木林,以后叫我小林就可以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都可以来找我。”紫藤木林伸出手,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好,我叫烙仙,烙仙画,请多多指教。”烙仙画还有些不太适应,说话有些小结巴,只是腼腆地伸出手去。

    虽然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介绍之后,大家都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紫藤木林,二年a班班长,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烙仙画和山田寺美术部成员。

    青龙樱,武道社成员。

    木泽惠里,书法社成员。

    秋木爱,菊雏兰,音乐舞蹈社成员。

    琴曲人心,未知,缺席中。

    叩——”宿舍的门不知道被谁从外面敲响,难道缺席的琴曲人心回来了吗?

    大家正在猜测之际,紫藤木林上前去把门打开了。

    只见水晶宫·美田老师带着一个男生站在了门口。

    雏兰一脸昏阙地躲进秋木爱的身后。只见站在水晶宫老师后面的是一个拥有一米七身高的男生,金黄sè的头发,一脸温暖的阳光笑容,陪衬着他那一身整洁的学校制服,看上去就像芸芸众生中绽放的太阳一般,耀眼而夺目。

    “大家好,我是三年b班的莫罕达斯·烙宥。”

    “莫罕达斯?!!”宿舍里的女生们不由地面面相觑,互相之间都说不出话来了。她们依稀记得,在她们的历史课本上还出现过这个姓氏,而这个姓氏正是属于当年那个联合五大国战胜不可一世的的那位伟人啊。

    “好了好了,我想大家也能猜出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位大人的身份了,他就是当下圣雄大人的第二个儿子,莫罕达斯烙宥阁下。”水晶宫老师看着这群泛滥的女孩子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听三年b班的班主任介绍,他们早上上课的时候那才叫疯狂呢?把他们的教室堵得水泄不通不说,而且各种求爱方式层出不穷,简直把他们的班级教师当成了求爱的那个大帅哥应该就是他了。”

    秋木爱转过头去,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因为她发现菊雏兰的脸真的好红,而且看她的语气明显有些颤动,好像很紧张,看来她真的动心了。秋木爱在心里只是默默祈祷,却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选择沉默。

    “不知道烙宥大人深夜造访我舍,却不知道所为何事。”在这群人中,除了秋木爱之外,好像就属紫藤木林的定好了,只见她先向烙宥微微弓了弓身,表示了恭维后才发话道。

    “那个。”烙宥原本灿烂的笑脸被问了这么一句之后,不由地露出一丝难为情来,让周围的女生好感度又大大的提升了不少。

    “还是让我来说吧。”水晶宫老师显然是被学校安排来接待烙宥同学的,所以,有些事情都是校方早已支配好了的。

    “由于烙宥阁下烙宥同学的特殊身份,院方为了安全考虑,决定将烙宥同学的寝室安排在与其他男生宿舍相距较远的女生宿舍。虽然我不想说,不过如果不这样做得话,我们真的很难保证烙宥同学的正常睡眠质量,还有学校学生的正常生活秩序,”说到这里,水晶宫老师还特地眯缝着眼重点提醒了一句,“尤其是女生同学特别需要注意。”

    虽然说得有些夸张,不过确实不能让这一类事情发生,毕竟半夜三更的时候,突然一群女疯子来到男生宿舍楼下,疯狂地唱情歌,疯狂地表白,或者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的话,那就不只是烙宥一个人地问题了,而是整栋男生宿舍,甚至是整个学校的问题了。

    “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因为我个人的原因,竟然牵扯到校方这么大的调动,而且还让水晶宫老师连自己的寝室都退让了出来。”烙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烙宥阁下效力,是我们学校应该尽到的最起码责任,我校会为此感到光荣的。”水晶宫老师比了一个忠实仆人的手势。

    “那个,老师,其实你们真的不需要太过在乎我。在圣雄之都的时候,爸爸就常常强调,一切顺从于自然就好,不需要太过于拘泥,这样反而容易产生代沟的。”

    要是圣雄大人说过的话,我们都会铭记于心的。”水晶宫老师保持最起码的微笑好言说道。

    “这么说来,烙宥大人就是我们的室友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紫藤木林友好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真不愧是当过班长的人,感觉就是不一样。

    “当然,以后还请多多光照。”烙宥微笑着上前握手。

    在他们两手相握的那这一刻,紫藤木林周围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诅咒光环,羡慕嫉妒恨,酸甜苦辣咸,杂七杂八,各种滋味都混杂在了一起。这一刻,紫藤木林突然就成为了舍全体人员的公敌。

    紫藤木林也感到一股恶寒袭身,全身不由自主地冒起了冷汗,握着的手不由开始发颤,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虚脱。

    不愧是恋爱的力量啊,还真是恐怖。紫藤木林心中不由感叹道。

    “好了,烙宥阁下,等下你们再自我介绍吧,现在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参观一下,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我们都会尽最大限度满足你的。”水晶宫老师一边指引着烙宥往里间走去,一边向他说明一些生活细节。

    正在烙宥即将进入里间的时候,秋木爱突然瞥见舍的门口还站着一个人影。那是一个有些瘦弱的身影,而且长得也不高,身上沾着不少的淤泥,好像在来的路上跌倒过,前额的头发有些过长,遮挡住了半个脸颊,所以看不清模样。只是从他有些肮脏的学校制服可以辨别出,他是一个学生,而且是一个男生。

    不知道为什么,秋木爱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忍不住就大声叫了起来,惹起了大家的注意。

    “怎么回事?”水晶宫老师首先冲了出来,看见这个衣着有些肮脏的男同学,眉梢也是不由自主地紧锁。

    “他怎么了?”此时烙宥也跟着冲了出来,看见有一个人影依靠在舍的大门前,好像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本能的就想上前搀扶。

    “等一下。”水晶宫老师制止了烙宥的善行,然后望向这个奇怪的男生道,“你是什么人?”

    “学生。”两个由数码音效发出的电子声音立即吸引了所有人地注意。此时,大家才发现,这个依靠在舍门口的男生,他的脖子处竟然捆绑着一个电子发声仪器,想必他的喉咙应该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导致不能发音才借助电子仪器的吧。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烙宥上前问道。

    “休息。”神秘男孩说道。

    “水晶宫老师,不如让他先暂时跟我住一个寝室吧。”烙宥认真地哀求道。

    “不行,我还不能确定他的身份,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他与烙宥阁下一起居住。”水晶宫也异常认真地说道,然后转过身去对神秘男孩道,“你是哪个班级的,叫什么名字。”

    男孩不由地咳嗽了两声,身体越发的虚弱了,电子仪器的声音也不由地小了一点,“我是二年b班的学生,名字叫做‘無’。”

    “年晶宫老师不由地有些犹豫,“有这个名字吗?”

    时,菊雏兰举手发言了,“他是我们班的学生,秋木爱可以作证,我们都在座位分配表上看到过他的名字,他是今吧。”说着,就要去扶。

    声响亮的轻响,無将烙宥的手毫不留情地甩开。自己一个人,一步步地向里间走去,在进入里间的时候,还不忘说了一句:“我休息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所以吧。”

    毫不留情地甩出这一句,然后进了门,然后又关上了门。

    知道自己是在对谁说话吗?”水晶宫老师有些气急败坏了,卷起衣袖就准备冲进里间去。

    “老师。”烙宥拉住水晶宫美田的手,摇了摇头,示意算了。说着,不由地向宿舍外走去。

    深夜,女生宿舍后边的乱草丛。

    “烙宥阁下,我真得认为你这样做不值得,你没看见,刚刚你都帮了他那么大的忙,可是他却一点都不领你的情。”水晶宫美田显然还没从刚才的事件中清醒过来,一脸怒容。

    “老师,你刚刚从他的身上看出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烙宥突然问出了着了一句。

    “?”水晶宫美田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孤单,寂寞,和痛苦。”水晶宫美田没有答出来,可是烙宥却已经为她答了出来。

    烙宥在一处有些积水的草丛边停了下来,只见积水处的周围,竟然有着无数的脚印,凌乱叠至,好像迷路的人一直在这个地方转圈圈一样。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看不见东西,听不见声音,连说话都不是属于自己的,可是,这样的人,却依旧存活到了现在,你让我怎么可以对这样的人生气呢?”烙宥在其中一个脚印上抓起了一把淤泥,凑到了鼻尖上,好像这样就能够闻到这个脚印的主人在这里失魂落魄时的心情。这不由地让自己联想到几十年前父亲的那个年代,那个战火连来,难道我真的做错了。

    “你并没有错,只要我们能从自己的不足中走出来,就能发现新的收获。”烙宥转过身来微笑道:“是不是很好奇,其实,我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