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顶点手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连环局 > 章节目录 第三章第:唯一证物
    “虞洋,你确定你没事,真的不需要回去休息。”施争上扶着虞洋到客厅的沙发坐下,从茶几上拿了一瓶林肯他们买的矿泉水扭开盖子递给虞洋。

    虞洋接过施争上递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摇头道:“我没事,休息下就好。”

    “真的?”施争上狐疑看着虞洋问道。

    “真的!”虞洋轻扯苍白的嘴唇,淡笑道。

    “是吗?”施争上略带疑惑呢喃,然后又问:“你刚才怎么了,怎么会跌坐在地上,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虞洋摇头,但却又故意背过身,轻起他薄而的嘴唇。“是发现一些事情,但还不能确定。”虞洋并未发出声,说的是唇语。

    施争上虽然疑虑虞洋怎么突然说起唇语起来,但虞洋的他是了解的——遇事冷静,处事谨慎,不轻举妄动,不为假象所动。虞洋既然没把握确定他发现的事情,他就不会说出来,免混淆大家的判断耽误破案。

    施争上随意瞄了一眼,被手下拉过去庞智卓,然后故意转动了一下身子。“你发现了什么?”施争上同样以唇语问虞洋。

    虞洋回答他,“若是我说,凶手是非人类,你相不相信。”

    “什么!”施争上眼皮一跳,心中有些骇然,甚至口中那两个字差点发出声来。

    另一边,庞智卓三个手下林肯、小刘、石犀拉着庞智卓在饭桌前坐下,林肯有些质疑地问庞智卓。“庞队,您带来的这位兄弟面sè这么苍白,是不是第一次到案发现场,不适应啊!”

    林肯的话说的极其委婉,庞智卓还是听出他话中的意思。

    其实很多新任职的第一次到案发现场见到死尸或闻到刺鼻的血腥,若不是被吓得面sè苍白,就是呕吐不止。

    虽然案发已过五残留在屋内的血液腥臭味,还是让一般人忍不住干呕。虽然虞洋没有呕吐,但他跌坐在地板的苍白模样,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是受到惊吓或是看到什么恐怖恶心的事情才会这样。在尸体消失之后,出租屋内除了洗手间门前残留的已干枯的血迹和血腥味道,能取去化验的,都被负责案件的法医给拿走了。

    虞洋突然脸sè惨白地跌坐在地的失态样,很难不让手下们不去质疑虞洋的能力。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说其他,单凭虞洋的气势和施争上口述的身手,庞智卓对虞洋便无任何质疑。

    “你啊,看人眼力还需要回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内练练。”庞智卓扬了扬眉,拍拍林肯的肩膀,丢了一句让林肯丈二摸不着头的话便走到面前问虞洋和施争上跟前,关切问虞洋。“没事吧。”

    “没事,休息下就好。”虞洋淡笑回答,随即他又道:“现场我粗略看过了,也从新闻上了解到案子的大致,不知道法医化验的报告结果是什么?”

    “根据法医的化验报告结果,死者被杀害的时候……”庞智卓yù要将法医的化验结果说出来时,一串诺基亚的经典铃声突然打断了庞智卓的话,庞智卓歉意地对虞洋施争上说:“抱歉,先接个电话。”

    虞洋、施争上两人点点头,异口同声地让庞智卓先接电话。

    当庞智卓按下通话键,还未来得及说话那头的人却语气急促地对他说:“庞对,不好了。西门古玩街这,又出了一起命案。”

    “什么!”庞智卓突然吼起,不仅电话那头的人的耳膜被他震得嗡嗡响,就连平常见到他就像老鼠听到猫叫声就发抖的小刘本能反应吓得将口中正嚼烂的饭粒菜渣肉丝什么的,喷在林肯石犀二人脸上以及饭菜桌子上。

    犀猛地起身跑到不远的洗菜台里呕吐、漱口。

    因为刚才小刘喷饭的时候,他正好夹菜往口里塞,小刘喷出的饭菜有一些溅到他嘴里了。那一瞬间,喉间猛然翻滚的他,猛然呕吐去。

    另一个殃及者林肯虽不像石犀那么倒霉,但盯着小刘的样子,凶的恨不得想要就地抓小刘暴打一顿。

    “呵呵——”小刘尴尬地裂开嘴巴对林肯干笑,“林哥,您别生气不是故意的。”

    “你小子本事大啊,石犀连守着腐烂的死尸吃炖烂的猪脚都没事,和你吃个饭却让他跑到洗菜池去呕吐,真行啊!”恶心到气得没理智的林肯狠狠地拿筷子敲小刘的脑袋。

    小刘虽然疼得呲牙咧嘴的,却也不敢抱怨。

    在另外一边,庞智卓挂了电话,手慢慢垂下来,紧握手机的手重重地打在木质茶几上。

    虞洋和施争上还有林肯、小刘与不停漱口的石犀被庞智卓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事了?”施争上重未见过庞智卓失去理智过,不仅担忧疑惑地问他。

    庞智卓双手紧握拳,嘴角颤动了好几下,才语气沉重道:“小榄的尸体的女厕所内被人发现!”

    “什么!”屋子里头除了虞洋,其他人在听到这一消息都感觉脑袋嗡了一下,炸开了。

    特别是小刘,简直全身力气瞬间消失,无力支撑身体而瘫坐在地上,崩溃了。

    全上下,谁不知道小刘喜欢小榄,但碍于小榄一直嚷着要做庞智卓的女朋友,小刘一直没敢当面告白。

    可这一刻,当他听到小榄的尸体被发现在的女厕所里,他真的觉得头顶的话,但面sè凝重脸sè越发苍白的虞洋并未出口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凶手是不是又是非人类。”施争上踌躇了一下,才将心中的第一感觉说出来,虽然他自己都觉有些匪夷所思。但虞洋却又对他点头。“是的。就如你说的,凶手不仅是非人类,它还是吸血狂魔案件的凶手之一。”“什么!”施争上惊叫,因为虞洋道出的话实在让他太过震惊。看着满脸不敢置信又充满疑惑的施争上,不等施争上心情平复,虞洋又爆出一个让施争上骇然的消息出来。“你不用那样吃惊,其实凶手刚才还在我们身旁欣赏它的杰作。”“你是说……你是说,凶手就潜伏这里。”随着虞洋的爆出的信息,施争上顺着他的思路道。虞洋点头,算是默认了施争上的答案。

    “虞洋,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凶手就混在内吗?”施争上还想在问一些关于凶手的事情,但和法医了解化验结果的庞智卓却突然走到他们身旁,问虞洋。施争上讶异地转过身去看庞智卓,因为庞智卓何时走到他们身旁听他们说话,他却毫无所觉。要知道庞智卓除了在学的格斗术与跆拳道,其余的功夫都是他从虞洋那里学来,再传授给庞智卓的。但庞智卓无声无息地来到他们身边听他们说话,他却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气息,这怎不让他讶异!“是的,因为我捡到了一样东西。”虞洋回道。“什么东西?”庞智卓问虞洋。

    虞洋迈了两步走到庞智卓的面前,摊开了握拳的手掌。只见,一枚如脚拇指甲片大小,泛着七彩光芒,如鳞片形状的紫水晶静静地躺在虞洋的手心上。“这是……什么?”庞智卓施争上同时瞪大双眼,满脸疑惑,几乎异口同声问虞洋。虞洋各打量了他们两人一眼鳞。”“蛇鳞?”庞施二人又是几乎异口同声惊道。“是的。”看出二人眼中的不可置信的眼神,虞洋语气肯定得不能在肯定地点头道。

    “不可能,绝对不肯能!”庞智卓摇头嚷道。他敢打包票,这世上绝对没有长紫sè鳞片的蛇。其实不止是庞智卓,就连施争上也不相信虞洋躺在虞洋手掌心上,鳞片形状的紫水晶会是蛇鳞。“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虞洋反问庞智卓。庞智卓闻言回答他,“据我所知,这世界上已知的蛇类中,还没有一种品种的蛇的蛇鳞是紫s何况,比起蛇鳞,我更相信它是一枚蛇鳞形状的紫水晶。”庞智卓尽量将话说得委婉一些,若是已他平时的脾气,听到这种匪夷所思的话,早就叱喝那人到医院的科去检查,他是否患有病了。

    “世界之大,宇宙存在了这么多年,已我们人类有限的认识,又怎么敢肯定没有一种长着紫sè鳞片的蛇呢!”虞洋反问庞智卓。庞智卓摇头,就是人类的认识有限,但这种超出人类所知范畴的事情,未得到科学认证的事情,他是绝对不能相信与接受的。子不语怪力乱神,他是加身的刑所受的教育与工作都在告知他大胆想象小心求证。不过虞洋的说辞过于大胆,让他连想都不敢去想,更何况是求证呢!

    “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你总该会相信科学吧。”虞洋无奈地将躺在手掌上的‘蛇鳞’递给庞智卓,“你只要拿这枚蛇鳞去化验,自然会得到答案的。”说实在的,虞洋本来也就不是什么话多的人,既然他所要做的目的达到了,他也懒得多费口舌了。“虽然我不相信你的话,这是现场发现的证物,按理说也因该拿去化验。即使它最终结果不是蛇鳞,却也是提供线索的证物。水晶具有记忆能力,或者我可以去找人,利用先进仪器读取它里头储存的记忆,找到杀人凶手也说不一定!”庞智卓结果虞洋递来的水晶,似玩笑非玩笑地说道。“难说!”虞洋淡淡地道。

    与虞洋庞智卓施争上三人一同赶回的小刘,从来到现在,他一直没有勇气快出一小步迈进女洗手间内。就像是一根柱子一般,几乎身体虚脱地依靠在门槛上,而小刘嘴角微微蠕动,那双呆滞无神的双眼则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女洗手间的最后一间。他这模样人谁都可以看得出这是在情绪极度悲伤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表情。

    他听同事们说,小榄死的很惨。她的身体不仅被凶手用铅笔或钢笔圆珠笔钉在墙上,还扒光她的衣服,任她的身体裸露在空气中。并且最可恨的是,小榄的死因居然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的。证物,就连凶手是男是女,是一人还是多人,我们都无从而知。”说着,庞智卓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虞洋。然而,虞洋从刚才进入会议室到现在,就一直沉着脸,一声不吭的,他很难猜测出这个刚认识的虞洋心中在想些什么。“虞洋,看完这些,你有什么看法?”既然无法猜测出虞洋心中想什么,庞智卓斟酌了一下词句,对虞洋问道。虞洋摇摇头,“我是有一些头绪,但都要等到鳞片结果出来,才能确定。”“是什么,头绪,说说。”在听到虞洋已经有头绪,庞智卓忍不住,脱口而出问他。但话说出了,他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心急鲁莽了。然而虞洋并未回答他,反倒是了解虞洋个施争上出口说:“虞洋就是那样,不肯定的事情,他是不会说出口的。”其实施争上说出这句话这是话中带话,虞洋是因为他的请求才愿意加入此案帮助庞智卓查案。可是从今rì的庞智卓和同事多多少少质疑的态度,让施争上心中不禁对虞洋有些内疚。“再说化验报告也要明吧!”

    施争上的话中的意思,庞智卓是听明白了。这小猴子,是在抱怨自己今rì怠慢了虞洋。庞智卓看了看手表,时间不知不觉到到了八点,早就过了吃饭时间。他不仅有些歉然。“早就过吃饭时间了,要不我请你们到外面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