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救人

    “请不要冲动,千代大人!”胖岩忍灵活的躲避了千代渐渐迟缓的攻击,“难道要让您的部下因为您的执拗而白白送命吗?”

    千代抹了一把额头上淌下的血迹,抬眼看去,自己带来的砂忍已经陷入苦战,他们没有自己这样卓越的实力,已经愈发的力不能支。

    其实就连她自己,也都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只是她打的兴奋,没有怎么察觉。

    她陷入了无比的纠结之中,投降当然是她所不齿的,可如此牺牲视若手足的部下,她也难以做到。

    胖岩忍见状,挥了挥手,四面八方的岩忍们减缓了攻势,现在杀人只会更加刺激千代,他们反而应该为千代的思考留出时间。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耳边响起:

    “谢了小胖子,要不是你,我还真不一定来得及呢。”

    这句话凭空而来,倏忽间又随风飘散,在话音落下的同时,斜刺里一道白色的身影在晴空下闪过,径直闯入岩忍阵中。

    胖岩忍心中一颤,大喊:“拦下他!”

    两名岩忍在他开口前就摆好了格斗的架势,对方的距离实在太近,速度又快得出奇,他们一看就明白忍术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用体术来阻挡。

    白光一闪,两名岩忍被枭首。

    又有三名岩忍匆匆围上来,他们利用前两同伴牺牲的机会,迅速结印。

    白光再闪,三名岩忍分别被一道苦无钉进手臂、胸口和小腹。

    更多的岩隐围了上来,面对个体无法解决的敌人,他们几乎毫不犹豫的用生命,为同伴争取机会。

    白光三闪,一道尖锐的吟啸声刺破天空。

    这完全是纯粹的体术,以查克拉驱动身体与武器,以高超的速度的击破一切防御。查克拉金属锻造的刀具只需在皮肤上轻轻一抹,暴戾的雷属性查克拉就能让它皮开肉绽。

    白光在岩忍之间恣意穿梭,眨眼间就来到了千代身边。

    千代还没有反应,就感到自己的腰间被人搂住,然后一阵加速感袭来,眼中的世界天旋地转起来。

    等千代反应过来的时候,视线中已经看到不到那些岩忍,显然是远远的甩开了。

    扛着自己的人仍然在飞奔,千代的五脏六腑都被颠的疼痛难忍,但她催动眩晕中最后一丝意志,想看清是谁救了自己。

    用尽力气,艰难的扭过头去,视线还未触及到身下之人的后脑勺,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

    “有心思做这些小动作,不如多睡会儿吧。”

    说完,一股刺痛从后颈传来,无论千代怎么坚持,意识还是渐渐的离她而去。

    在双眼合上前的最后一瞬,千代看到了一缕随风飘扬的白发。

    “呵,原来是……”

    ————————————————————————————

    大野木一脸阴沉,听了属下的报告后,他迟迟没有开口,只是低着头不住地抽烟。

    一众岩忍站在他面前,不知该如何是好。大野木喜欢低头思考,如果他抬头说话,那多半是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而低头的时间往往与事情的棘手程度成正比。

    “黄土。”还在低头的大野木忽然开口。

    被唤作黄土的胖子战战兢兢的说道:“属下在。”

    “此次行动失利不是你的责任,是我的问题,你不要太过自责。”大野木缓缓说道。

    “我将爆破部队全部留在身边,本是为了在抓捕或击杀千代之后,趁机掩杀砂忍,一举解决砂隐的问题。我只想着以几十名忍者围攻一个千代是足够的,没想到竟还会有高手潜藏在附近救人。是我轻敌了,没有考虑周全,若是有爆破部队的人在,即使不能抓住那个救人的家伙,至少也能让他救不走千代。”

    “……”

    岩忍们皆是保持沉默,大野木替儿子开脱,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他们明面上自然没什么话可说,有话也只会私下里地骂几句。

    “算了,不说这个了。”大野木摆摆手,抬起头来看向众人,“那个救人的是什么来路,你们弄清楚了吗?”

    岩忍互相看看,最后还是由黄土出面说道:“报告土影大人,暂时……还没有查清,这个人敌人强得出奇,从来没有资料显示砂隐出了这样的强者。”

    “唔……”大野木低吟了一下,敲了敲烟袋中的残灰,“战斗风格呢,以你们的眼光,那人的战斗风格像是什么路数?”

    “那人突破我们拦截使用的是单纯的体术,那种速度之下,也不容需调动查克拉再结印释放什么忍术了。极强的体术,搭配一把查克拉金属锻造的刀具,几乎所向披靡。其余能力没有表现。”

    “不过考虑到他在如此近的距离隐匿,我们都没有发现,说明潜行能力极强,似乎是专业的暗杀部队的套路。”

    大野木对这个结论还算满意,他点了点头,将烟袋塞回口中。

    “不要死盯着砂隐那几个绿洲,那里就算有秘密也不会太多。要我猜,这次救人的不一定是砂忍。你们好好想一想,救出千代而不是让她被我们干掉,这件事除了对砂隐有利,还对哪些人或势力有利。”

    “当然了,在你们理出些头绪之前,可以先从附近的叛忍和浪忍查起,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既然黄土和那人打过照面,那就由你来负责调查这件事,战场上出现预料之外的强者是兵家大忌,就算最终查不出那是什么人,也要将他对我军的危害降到最低。”

    “无论如何,我们与砂忍的这一战势在必行,不会因为没有抓到千代这种小挫败而中止。前些天,就是这个女人带着一支精锐的砂忍部队冒冒失失的闯进雨之国,不过两三天就灰溜溜的被赶了出来。由此可见其能力有限,且性格缺陷很突出,没必要太过重视。”

    “传令下去,让我们的战士吃个半饱,然后随我出阵,去狠狠地教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砂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