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筱宸拧着眉看着简单的空杯,这么豪爽的喝法,难怪喝一次多一次,喝多了又不是那么安分,总要惹出什么幺蛾子。

    “明天开始我会请专业的品酒师教你品酒的礼仪。”全筱宸把杯子放在鼻尖下嗅了嗅,才抿了一小口。

    简单用手背擦了一下嘴,“我也要学?”

    “嗯。”全筱宸点头,“出席酒会不可以这样喝酒。”

    “我哪有机会参加酒会啊,我一般就是朋友聚会的时候才喝酒,我喝什么酒都是......”

    “很快了。”全筱宸打断他,忽然觉得有点儿生气,在气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一股道不明的小火苗在胸口升腾,然后上蹿下跳,窜得他有些烦躁。

    “您让我学,我学就是了,怎么又生气了呢?”简单感觉到全筱宸的怒气,可怜巴巴的噘着嘴说。

    “没生气。”全筱宸欲盖弥彰的盯着杯子,最近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了,总是能被轻而易举的影响。

    两个人默默的喝了一会儿,简单发现盘子里的东西全筱宸一次都没碰过。

    简单拿起一颗干果递到全筱宸嘴边,“全总,您真的不尝尝吗?”

    全筱宸摇摇头。

    “全总,您为什么都不吃东西呢?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呢?”简单眨巴着有点儿迷离的大眼睛问。

    “以后你就知道了。”全筱宸不无落寞的说。

    “全总,您好神秘啊,身上全是迷,有时候让人看着都心疼。不食人间烟火,我以前以为只有修仙里才有,现在发现就在我身边。”简单把干果塞到自己嘴里。

    “不食人间烟火......”全筱宸喃喃着这几个字,陷入沉思。

    一大瓶香槟,全筱宸一杯都没抿完,简单已经把剩下的一整瓶都喝光了,小脸红扑扑的,目光迷离,“全总,没有了,我再去拿一瓶。”简单说着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够了。”全筱宸拉了简单一把,简单重心不稳,一个踉跄扑在全筱宸腿上,脑袋冲着沙发栽过去,在柔软的沙发上砸出一个坑。

    全筱宸僵硬着把他扶起来,“才一瓶就晃了?”

    简单眼睛眯成一道缝,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全总,您没听过酒不醉人人自醉吗?”

    简单双手撑在全筱宸的腿上爬起来,一屁股坐在全筱宸旁边,“跟您喝酒有点儿紧张,酒量跟心情也有关系的。”

    “跟我喝酒心情不好?”

    简单揉揉太阳穴,想揉掉脑袋里的晕眩,“当然好啊,可能就是太好了,飘的太快。”

    全筱宸嘴角不自觉的扬了扬。

    全筱宸的笑被简单捕捉到,目光更加迷离起来,刚刚的晕眩感不但没有褪去,反而更甚,“全总,我们最近正在给绍龙哥筹划求婚,您要不要一起参与?”

    简单为丁绍龙的求婚策划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全筱宸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他还是想让全筱宸见证一下。是见证丁绍龙的求婚,还是见证自己用心的策划,不得而知。

    “什么时候?”

    “这周六晚上。”简单的眼睛亮了亮。

    “周六......”全筱宸脑子里迅速回顾了一下日程本,“周六晚上有家宴。”

    “哦。”简单失落的低下头,随即又猛地抬起头,“家宴?全总,从来没听您提过家人。”

    “不提也罢。”

    简单看着眸子有些落寞的全筱宸,便不再作声,心里却暗暗发誓,不管你经历了什么,失去过什么,我都要为你补回来。

    “全总,我送您回家吧。”简单揉揉太阳穴想站起来。

    全筱宸失笑,“今天不回了,你也睡这儿吧,我上楼。”

    全筱宸把简单扶起来送到隐蔽的隔间,简单已经醉得站不稳了,他踉踉跄跄的,任凭全筱宸把他放在床上又盖好被子。

    “全总,你真好。”简单抓着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说完就蒙住了脑袋。

    全筱宸先是愣了一下,嘴角上翘,看着蒙着被子只剩下手指的人,最后关了灯上楼去了。

    黑暗中,简单探出脑袋透气,酒也醒了不少。驰骋酒场这么多年,头一次一瓶香槟把自己晕成这样的。

    一夜无梦,简单睡得无比沉稳。枕头和被子上都残留着全筱宸身上的檀木香气,简单不知道这个味道是不是有助眠的作用,被这个味道包裹着,让他睡的特别安心。

    虽然喝了一大瓶香槟,但是简单早上起来的时候,除了眼睛有一点儿肿,精神却好得不得了。他轻车熟路的摸进浴室洗了澡,又轻车熟路的到衣柜里翻找了一身衣服,他惊讶的发现,这些衣服竟然都是自己的尺寸。

    把自己收拾完,时间还早,他就把全筱宸的办公室收拾了一遍,全筱宸办公桌上的小绿植已经从几盆多肉丰富到三分之一的桌子都摆满了绿植,这段时间他一盆一盆的往全筱宸办公室搬,全筱宸也没有异议,简单为这事儿窃喜了很久,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周六如约而至,简单一边为求婚仪式布场,一边又惦记着全筱宸的家宴。竟然对他的家宴特别好奇,以至于一个不注意把萤火虫憋死了一大堆,好在无伤大雅。

    求婚地点是洛神的后花园,平时供员工消遣的场所,就在洛神大厦背面。这里被园丁打理得鸟语花香。

    他们在所有鹅卵石小路两边都摆了蜡烛和鲜花,鲜花和蜡烛一路指引到花园的正中间小广场,小广场上用玫瑰摆着“marry me”的字样,周围的树上挂着各种颜色系着丝带的铃铛,它们随风而动,随风轻响,声音清脆悦耳又不至于让人觉得烦躁。

    整片小花园都被点缀了小串灯,星星点点,有如落入凡尘的一片小星空。

    丁绍龙“伙同”他女朋友的闺蜜们把她骗来了小花园,她一转头就一个人都没有了,铃铛和鹅卵石的小路指引着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她的脚刚踏入小花园的广场,就像触动了开关一样,整个洛神大厦亮了起来。

    洛神大厦罩在最外层的智能玻璃上播放着两个人这些年在一起的点滴,女人热泪盈眶。视频的最后,丁绍龙满脸紧张的问,“小悦,我可以跟你白头到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