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研究了天云这几年拍摄的影视剧服化风格,想从中找到跟洛神的契合点。天云这几年拍的作品以现代剧为主,题材紧贴当下最受关注的话题,所以每一次都能把话题热度带上顶峰。

    影视剧的制作周期至少8个月,能把风向把握得这么好,目前来看也只有天云了。

    下班后,其他人都准时拎着包走了,简单跑下楼给全筱宸拿晚餐,然后带着下午整理好的资料忐忑不安的去敲全筱宸的门。

    没见过全筱宸这么认真的生过气,所以不知道他气性大不大,现在消气了没。

    简单胸口微微起伏,先探了一个脑袋进去,全筱宸正坐在沙发上抱着一本厚厚的书。

    简单笑嘻嘻的打招呼,“全总,您的晚餐。”

    “嗯。”全筱宸视线没离开过书,密密麻麻的字他翻看得飞快。

    “我给您放桌子上啦。”简单感受到一股无形的低气压,但是恐惧感消失了,看样子他的气已经消了。

    “全总,我做了一些功课,您要听一下吗?”简单拿着资料走到全筱宸对面坐下。

    全筱宸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资料,“说说看。”

    “天云这几年的影视剧基本上以现代戏为主,所以我们的品牌跟他们的风格还算契合,但是我们的产品时尚感太强,可能无法满足他们所有角色的需求。现代职场剧、爱情剧基本都可以满足,但是他们这几年也有过宫廷剧和伦理剧,像这种题材的剧我们做起来会比较麻烦。”

    “解决方案呢?”

    “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一些第三方服化供应商?”

    全筱宸点点头,“有进步。”

    “那您是认可我的想法吗?”

    “认可你现在的工作方法。”全筱宸不吝夸奖。

    “不过全总,天云这些年发展的这么好,为什么会跟我们签独家协议啊?他们就算采购,应该也不会支出很多成本啊?为什么答应我们这么苛刻的两个条件?”

    “天云的资金链断了。”全筱宸淡淡的说。

    “什么?怎么可能?天云这几年发展得很好啊。”

    “什么样的影视公司能在每一次推出新剧的时候刚好踩在话题的风口浪尖上?”

    早在全筱宸问之前,简单就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能够做到预测得这么精准,十拿九稳,确实不太合逻辑。简单只好摇摇头。

    “不要只看新闻上的报道,你能看到的,都是他们想让你看的。”全筱宸耐心的说,“天云每年至少投资拍摄8部剧,制作完成后根据市场需求卖版权,所以他们现在手里积压了大量还没有曝光的剧。”

    “啊?那如果拍摄的话,怎么会保密得滴水不漏呢?一般开拍的时候不就会被炒得沸沸扬扬了吗?”

    “天云的公关值得我们学习。”全筱宸说。

    简单的小脑袋有点儿转不过来了,“公关?可是那么多媒体,再公关也不能保证滴水不漏啊。”

    “双重保险,进组的人都签订了保密协议,拍摄过程中也不允许带手机,就算有路透,公关出马。”

    “我的天,那真的很了不起了。但是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啊,每年8部,但是每年只卖2部,积攒下来的那么多怎么办?”简单想想都替天云肉疼。

    “留着,有需要的时候再卖,我们现在看到的,也不一定是哪一年拍的。叶薇彤上任以后买了大量的ip版权。”

    “难怪,天云愿意跟我们接洽并购的事情。”简单重重的点头,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那我们把握大吗?”

    “我们给出的条件比木氏优渥,十拿九稳。”

    “啊?木氏也在争啊?”简单忽然觉得胆寒,洛云再好,也不及木氏根基深厚。

    “木氏在影视界是门外汉,他们的条件又很苛刻。天云董事会对天云这块招牌很有感情,不想埋没在木氏门下,不用怕。”

    不用怕......

    简单心里回荡着这三个字,怎么心口一颤一颤的?

    “全总,吃晚餐吧。”简单滋润了一下干涸的喉咙说。

    “嗯,你也去吧。”

    “那晚上要做什么?”

    “教我喝酒。”全筱宸淡淡的说。

    “啊?喝酒?”简单不明所以,喝酒是要教的吗?

    “对。”全筱宸再一次给了肯定的答案。

    “全总,喝酒没有技巧的,酒量三分天生,七分靠练,喝就是了。”简单挠挠头,把自己毕生的喝酒绝学总结成了一句话。

    全筱宸脸色沉了沉,“这是工作。”

    简单赶紧点点头,“好的全总,那我吃完饭就过来。”

    简单用过晚餐后到酒柜里选了一瓶比较柔和的起泡酒,又拿了两支高脚杯跑上楼,全筱宸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全总,喝酒不能干喝的,您这样的饮食习惯很容易喝醉。”简单看着空空如也的茶几犯难的说。

    “要怎么喝?”

    “当然是要一边吃一边喝啊,这样才不容易醉,也不那么伤胃。”简单把酒打开倒了两杯,“要不我下楼再拿点儿小零食吧。”

    全筱宸皱皱眉头,小零食等于破戒,但是既然开始喝酒了,吃一点也没关系的吧。他下了下决心,最后点点头。

    简单简直喜出望外了,他即将要见证全筱宸吃除了那些点心以外的其他食物了,这绝对可以称得上洛神最爆炸性的新闻。

    他屁颠屁颠的跑下楼,找了三个漂亮的盘子,摆了一些干果和水果,小心翼翼的端上来。

    全筱宸正端着酒杯闻里面的味道,那优雅又标准的握杯姿势,谁会知道这曾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

    “哇,全总,您的姿势太标准啦。”简单不禁感慨道。

    “学过。”全筱宸淡淡的说。

    “学过?没喝过?”

    “嗯。”全筱宸点点头。

    这到底是怎样奇怪的人啊,学过怎么品香槟,却从来没喝过香槟。

    “先碰一下。”简单举起杯碰在全筱宸的酒杯上,两杯相撞间发出叮咚的清脆声响。

    简单一瞬间忘了喝的是香槟,不改喝酒的豪爽习惯,仰起脖子,一杯酒就见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