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山涉水,不知走了多久,太阳已经偏西,无虞疲累不堪。她很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可轩辕澈还在前面走着,她不敢放慢脚步,害怕跟丢了。

    轩辕澈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若她没有跟上,大概,轩辕澈也不会回头找她吧?低头分神之际,只听毫无波澜的声音说道:“这里应该是城郊的某处乡村,离都城应是不远了。”

    听到这句话,无虞心里一激动,抬起头打量四周。只见,不远处散落着零零落落的屋舍,有炊烟袅袅升起。太阳已经移到屋顶,眼看着就要落下,这幅景象,竟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无虞差点欢呼起来,他们终于走出来了。相比她的兴奋,轩辕澈就平静多了,淡淡扫了她一眼,依旧一言不发,转身往农舍走去。

    无虞悻悻然跟在后面,两人走到一户农家院落门前时,已是饥饿疲累到了极限。轩辕澈蹙了蹙眉,犹豫了一会儿,终是拍了拍几块木块钉起来的栅栏院门。

    半人高泥巴糊成的墙和栅栏院门,一眼就能看见外面的情况。听到院门响起,里面传来平静地妇人之声“谁呢,正做着饭呢,马上就来啊。”

    不多时,一位三十开外的妇人走了出来。她向外张望,隐隐约约见院门前站着一男一女很是面生,她满腹狐疑,脚步也变得慢了下来。

    待走近,才看清是两个年轻的男女,男的俊美不凡,女的看着也就十几岁,长得特别好看。妇人心下想着,这两人长得这么好看,面上也没什么异常,应该不是坏人。

    这才打开栅栏院门,迎轩辕澈和无虞进门,呵呵笑着,不着痕迹地打量二人。但见二人穿着不俗,就是衣服有些褶皱,总感觉有点不寻常。

    虽说妇人只是一介平民百姓,可这么明显的事儿,她还是看出了问题。百姓心思单纯,心里有疑问,便要问个清楚。

    妇人期期艾艾地开口笑道:“二位贵人这是发生啥事,咋地来到民妇家里呢?”

    轩辕澈礼貌地作揖,说道:“在下元澈,这位是在下的妹妹虞儿。实不相瞒,我与妹妹路遇歹人,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一路走到这里,眼看着天色将晚,就寻思着在此处栖息一晚。缘分使然,扣响了嫂子家的门,还望嫂子能够收留我兄妹二人一晚。”

    听了轩辕澈的话,妇人心中疑问顿消,客气地招呼二人进门,还安慰道:“嗨,谁没有个时运不济的时候,只是民妇家中简陋,公子与小姐不要嫌弃才好。”

    无虞连忙摇头,感激地看着妇人说道:“嫂子肯收留我与兄长已是感激不尽。”

    她现在又累又饿,只要有容身之处,哪还会在乎住的是土坯房还是舒适的大宅院。

    妇人见无虞长得好看,人又聪慧可爱,心里就很喜欢。进了堂屋,妇人笑道:“二位贵人稍坐会儿,我再去加两个菜,民妇当家的也快回来了,咱们马上就开饭。”

    这是个三间土坯房,堂屋正中摆放两把椅子,左右还放了几把椅子,归整有序。侧面有张四方桌子,围着桌子放了四把椅子,简单清爽。

    左右对门两间房间,左边房间的门虚掩着,探出两个小脑袋,两双眼睛警惕又好奇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大哥哥和大姐姐。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孩童,男孩约莫七八岁,女孩儿五六岁。无虞笑着对他们招了招手,两个孩子对看一眼,笑着手牵着手,撒欢地跑到无虞的面前。

    小女孩儿软软糯糯地声音充满了喜悦地说道:“姐姐,你长得好好看啊,妞儿从来都没见过像姐姐这么好看的人。”

    无虞蹲下身体,轻柔地摸了摸妞儿的发顶,笑道:“妞儿这么可爱,长大了也会是个好看的姑娘。”

    转眼看向男孩儿,就见他定定地盯着轩辕澈,眸中虽有警惕,却也有隐隐地期待。或许,他在等轩辕澈开口,至于眼中的期待,他在轩辕澈身上期待什么呢?无虞猜不到。

    轩辕澈大概也没有开口的意思,跟他大眼瞪小眼。

    轩辕澈不搭理男孩儿,他就一直盯着他,无奈,轩辕澈败下阵来,学着无虞的样子蹲下身体。手刚伸出去,还没有碰到男孩儿的发顶,他就一偏脑袋躲开了。男孩儿扬了扬下巴,傲娇地说道:“大哥说过,男儿的头是不可以随便摸的。”

    轩辕澈哑口无言,无虞忍俊不禁。扫了眼屋子,问道:“那你大哥呢?怎么没看见他人?”

    提起他大哥,男孩儿眼睛一亮,自豪地说道:“我大哥现在可是兵爷了,当然是在军营,不在家里…”

    说到最后,男孩儿的神色黯然,显然,他是想念自己的大哥了。无虞这会儿也明白了,之前男孩儿为何会对轩辕澈流露出期待的眼神。大概,也是因为想念自己的哥哥,这才会想要亲近轩辕澈。

    轩辕澈身在皇家,不了解平民百姓家的兄弟姐妹是怎么相处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抚男孩儿。很不自然地开口道:“男儿当自强,你大哥去战场上,是为了建功立业,若是以后成了大将军,会有很多人崇拜他的…”

    “我大哥也是这么说的!”

    不待轩辕澈说完,男孩儿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看着轩辕澈的眼神亮晶晶的,仿佛找到了知音。轩辕澈再次哑口无言,他原本是想要安慰他的,谁知道这小子都不让他把话说完,压根不给他这个机会。

    眼神状似随意游离,瞥见无虞捂嘴偷笑的动作,轩辕澈的嘴角也跟着弯了弯,怕被她发现,迅速转开了眸光。

    不多时,外面响起敲门声,传来粗犷的男声,灶间的妇人应答了一句,两个孩子听见声音,立马高兴了起来,异口同声地叫了声“爹”,便双双跑了出去。

    看来是这家的男主人回来了,轩辕澈和无虞对望了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