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门今始为君开。

    杨影先回房沐浴,顾志远吃好饭,进到自己房间。

    抬头一看墙上婚纱照下面贴着一张图画,正是上次杨妈妈拿回来的那玩意,顾志远哭笑不得,杨影真把它当成教科书了,竟然张贴在墙上。

    杨影洗澡出来,穿着镂空睡衣,魅力十足,娇羞着脸把顾志远推进盥洗间。

    等顾志远洗好澡走出盥洗间,杨影正在床上做着伸展运动,扭头问顾志远,“老公,我这个姿势是不是跟画上一样?”

    顾志远看看床上的老婆,再看看墙上的科教画,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笑笑。

    杨影叫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快上来!”

    箭在弦上,顾志远也不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上床。

    等风停雨歇后,杨影又摆出个撩人的姿势,顾志远更不解,“不要去洗洗吗?”

    杨影白了他一眼,“你不懂,这是事后姿势,更容易受孕”。

    顾志远帮她盖了条毛毯,摇摇头,“你累不累啊?”

    杨影不乐意了,“喂,顾志远,过了年你就三十了,这个家里好像就你不急,还在说风凉话,好意思的!”

    顾志远可不想惹她,勉笑道,“好好好,是我多嘴,老婆大人,你慢慢躺着,我先睡了”。

    想到明天办校的事情就有眉目,自己有得忙了,顾志远侧身躺下,一会儿打起呼噜来。

    杨影看着他的背影,听着他的鼾声,竟也慢慢习惯了,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台历,用笔在日期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勾。

    次日,人事部的曾部长找顾志远谈话,把集团办公会关于办校的决议向他传达一遍,由集团出资,顾志远总负责,马上推进办校事宜。

    顾志远问道,“人呢?难道是我单枪匹马?”

    曾部长答道,“目前就财务部安排一个总账给你,其余的人要你自己找”。

    顾志远头都大了,这不就是白纸一张吗?

    又问到资金问题,曾部长告诉他,财务总账就是负责给他划拨资金的,只核账,不负责学校的日常运营。

    好嘛,原来顾志远是光杆司令。

    看着他紧皱的眉头,曾部长看出顾志远内心的纠结,补上一句,“董事长说了,如果你觉得困难的话,这个项目就暂时搁置,以后有合适的人再做”。

    这哪能啊,事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了,顾志远不做迟疑地答道,“曾部长,我干!”

    曾部长笑眯眯地说,“会上周副总还提出了办校的kpi要求,董事长也同意了”。

    什么kpi?顾志远心头一紧。

    曾部长继续说道,“两年之内实现盈亏平衡,你有没有信心?”

    顾志远一脸懵逼,“现在都是纸上谈兵,我哪知道能不能两年内达到盈亏平衡……”

    曾部长一摊双手,“那我怎么回复周副总?”

    顾志远一咬牙,很干脆地答道,“行!这个kpi指标我接受”。

    曾部长交待他去行政部办理授权书,学校由古月集团出资开办,但不用“古月”的名字,后面的工作就由顾志远一手操办。

    回到秘书室,顾志远满脑袋浆糊,用笔开始在白纸上写写画画,梳理办校的步骤流程。

    童李雅凑过来笑道,“顾志远,想不到你还时来运转了”。

    顾志远苦笑,“我哪里有好运了?”

    童李雅神秘兮兮地说,“我偷偷听到的,你不要介意,大小姐跟董事长说,等漂城招商团走了之后,你爱到哪去到哪去,但现在你揽了办学校的差事,还不是好运来了?”

    顾志远一愣,有点分辨不出四叔把自己调到古月总部来,究竟是怕他跳槽去山晴集团,还是只为了应付一下爷爷。

    他不敢往深处想,生怕触及真相自己难以接受。

    当务之急,还是全力推动办校事宜。

    作为旁观者,童李雅问他办校的必备要素有哪些。

    顾志远一一道来,一是办校资质,二是校舍,三是师资力量,最后就是生源。

    童李雅扳着手指头给他算时间,现在是十月份,到第二年九月份,你有十个多月的时间准备,建议你列个计划表,一个个来。

    顾志远点点头,我从没接触过这一块,还是边干边学吧。

    说干就干,顾志远下午就到行政部拿了古月集团的授权书和资质证明等若干材料,搭车直奔教育局。

    听说顾志远是古月集团的,教育局一个副局长亲自接待了他。

    再听他说要办民工子弟学校,副局长特别高兴,夸赞古月集团有大企业风范,把政府一直想做的事情做了,真的是为外来务工人员解决了大问题,他代表教育局欢迎古月集团开办学校。

    至于办校资质方面,教育局会一路绿灯,审批流程从简从速,保证让顾志远满意。

    又问顾志远还有什么困难,顾志远就说了校舍的事。

    副局长想了想,给政府办的一个领导打个电话,然后告诉顾志远,城西有个工人文化宫,闲置了好几年,是最合适的场所,你去跑动跑动,争取租下来做校舍。

    顾志远又问校名的问题,副局长说一般民办学校都是以出资人的名字来命名,如果不用“古月”二字的话,可以用胡显明的名字。

    这个顾志远要回去汇报一下,他千恩万谢告别了副局长,拿着办校申请表回到古月集团。

    到财务部找到姓朱的总账会计,一个古月集团的老会计,身材矮胖,一脸精明,她让顾志远自己再找一个会计,负责办校的日常开支账目,预支费用的话提前打申请。

    顾志远马上想到一个人,打开手机通讯录,拨通了方瑜的电话。

    方瑜的声音无精打采,告诉顾志远她至今还没找到会计的工作,几个月没有收入了,正想着要不要重操旧业。

    顾志远问道,“我这边正需要一个会计,不过很辛苦,钱也不多,你来不来?”

    “来来来”,方瑜在电话里连声答应,“我再也不想做以前的工作了,只要是会计的工作我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