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顶点手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霸总我宠了 > 第619章 滑梯是被大包子玩坏的吧2000
    *

    他这又是哪跟哪啊?

    难不成是在吃妈妈、外公以及那些干舅舅干阿姨们的醋?

    是看到她突然多了那么多娘家人,不像以前只有他们两人相亲相守,所以失落了吧?

    他这占有欲啊,比三岁小孩还幼稚强烈,儿子都没像他这样。

    她被迫背抵着瓷砖墙壁,他弯着腰,头在她怀里蹭着,说着霸道的话,又像是孩子气地撒着娇,她既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他像个熊孩子似地闹着她,要她帮他做这做那的,把她当妈使唤。

    好笑的是,他真可爱,也爱惨她了。

    “老公,我一直都最宠你最爱你,以后也还是!你看我对包子都没对你这么宠的!”她宠溺道。

    “我没跟儿子比……”他蓦地抬起头,一脸迷离,眼神涣散,对她左看看右看看,“谁会跟三岁小孩吃醋?幼稚!我又不幼稚……”

    她“噗嗤”笑了出声。

    他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不幼稚!

    “那你跟谁吃醋啊?”她好笑着问。

    捡起掉地上的花洒,想继续帮他冲头发,他一脸迷离又赤着上身的样子,真性感撩人……

    这男人是极品,哪哪都是极品。

    “乖小四,我们继续洗白白,弯着腰,我够不着!”她宠溺道。

    他却一动不动,认真地看着她,冷不丁道:“你初恋。”

    “啊?”厉喵喵一愣。

    “帮我洗头发!还要搓背!唱歌给我听!”他又主动弯了腰,一头泡沫的头伸到她跟前。

    厉喵喵:“……”他是真醉了,居然还给她编了个初恋出来,她初恋可不就是他?!

    好不容易帮他冲干净头发,这家伙又擦了一遍洗发乳,气得她想揍他,但看在他是喝醉撒酒疯的份上,她忍了。

    帮他擦干身子穿上睡袍,好不容易弄到卧室,已经午夜十二点多了,她累得只想洗澡暑假,他哪肯,拦腰抱着她,将她拽在沙发里。

    堂堂一大男人,小孩子似地赖进她怀中,“唱歌给我听!”

    厉喵喵:“……不会!”

    “那我跳舞给你看!”上一秒还一副快睡着样儿的他,猛地坐起,下一秒已经站在了地板上。

    厉喵喵:“……”他还会跳舞?

    “好,你跳,我看!”她葛优瘫在沙发里,笑着道。

    只见平时高冷禁欲的神仙男,骚包地将宝蓝色睡袍一边衣襟拉下滑到了一只肩膀下,露出他块块肌肉完美无缺的肩膀和肱二头肌。

    下一秒,只见他骚包地扭臀摆腰,还做着玛丽莲·梦露经典动作。

    emmm,厉四爷,你特喵的人设崩了!

    厉喵喵突发奇想,跑到卫生间,拿了自己的束发带过来,“老公,你把这个戴上!”

    她的束发带刚好是粉白色兔耳朵造型……

    “萌萌哒!”给他戴上后,她笑着道,“你继续跳啊!”

    说罢,她大佬似地坐沙发里,看着戴着兔耳朵造型的束发带,继续骚包地扭臀摆腰,他嘴里还哼唧着英文歌。

    到底是醉了,她拿手机录视频他都没阻止。

    跳完了骚包舞,他还要拉着她上屋顶喝酒赏月,已经凌晨一点了,她都困得掀不开眼皮了!

    “老公,不早了,我们先睡觉好不好?睡一觉醒了,我再陪你去屋顶喝酒,好不好?”她柔声地哄。

    睡醒一觉,他估计想把她杀了灭口的心都有!

    “不好,我现在就要去!喝酒,赏月……我知道了,没有烤肉,我去给你打猎——”他说着就往门口走。

    厉喵喵:“……”打猎?

    难怪这家伙平时滴酒不沾,因为喝醉了会发疯出洋相!

    居然还要去打猎!

    她抢他几步,拦在他面前,“老公,我不想吃烤肉,我现在只想压着你睡觉!”

    说罢,猫似地跳上了他的身子。

    她得让他秒睡!

    他再闹下去,这觉没法睡了啊。

    “睡觉……去睡觉……”他抱着她,踉踉跄跄到了大床边,倒了进去。

    厉喵喵树袋熊似地扒着他,压着他,得意地抬起头,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结果,肩头一凉,布帛碎裂的声音,尖锐地划破空气……

    !!!

    他为什么没秒睡?!

    而且还——

    然后,就没了然后……

    ***

    一觉醒来,记忆断了片儿。

    这也是他的毛病之一,喝醉后发生的事,完全不记得。

    不然也不会记不得当年被她糟蹋过。

    所以,他几乎不沾酒。

    头疼欲裂,看着身侧累趴着睡的她,大概能推理出昨晚喝醉后,他们做了什么,但没任何印象。

    他为她拉了拉被子后,自己下了床。

    在地板上捡到了自己的手机,微信有好几条未读消息提示,他点开。

    看着陌生的网红猫头像,他先是一愣,没反应过来这个沙雕是谁,更沙雕的是另一个狗头像。

    猫头像图片文字:看傻狗的表情。

    狗头像图片文字:啊?

    哪来的一对沙雕?他拿错手机了?

    然而,翻了下他们的对话,他挑眉,再点开对方发来的视频……

    “only——you……”

    “哈哈哈……好像,哈哈……”

    视频里,头戴粉白色兔耳朵束发带,穿着宝蓝色睡袍,睡袍衣衫不整的男人正又跳又唱,骚包又沙雕!

    而这个沙雕,居然就是他自己!

    厉四爷:“……”

    如冰雕般站在那,一动不动。

    群里,无数条信息。

    顾三:卧.槽,四哥居然换了那么傻.逼的头像,肯定被我小姑奶奶逼的!

    大池:顾三,你又活腻歪了?哪里傻了,你这是嫉妒。

    顾三:滚,你个舔狗,四哥在m国了,我怕他个吊!

    系统消息:pluto退出了群聊。

    顾三:卧.槽,四哥退群了?

    池鱼:你丫完了。

    顾三:山高皇帝远,四哥回国我就出国去……

    ***

    “这滑梯质量太差了,我们小少爷还没玩呢,怎么就坏了?”跟着厉墨南一家来m国的老吴,一清早看到门口坏掉的滑梯,对这边别墅的管家严厉道。

    “吴爷爷,滑梯是被大包子玩坏的吧,他昨晚一直在玩。”小包子认真道。

    话落,头被人敲了下。

    是大包子!

    “老吴,就是质量问题,让人立即将这套设备拆了!”厉四爷看着那一大座五颜六色的儿童游乐设施,沉声道。

    他厉四爷玩滑梯?

    开什么玩笑!

    ——

    8号更新完!

    这几天都一个人带娃,快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