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秦朵朵在下课之后刻意回了宿舍一趟。

    一直待到宿舍人齐了,她才当着面问刘语西请柬的事。

    刘语西也是光棍,直接说她忘了。

    “忘了?”

    “你怎么不忘记吃饭呢?”

    秦朵朵对卫天昊的婚礼没有兴致,但被人把自己东西扔了这事,还是很介意的。

    被她的话噎的一滞,刘语西的脸色不太好看。

    但想着秦朵朵自个肯定也不是个啥好鸟,和那么多男人都有拉扯,便赌气道:“我这是在帮你,你别不识好歹,都结了婚的人,整天到处勾搭。”

    见秦朵朵眼神不善,她立刻躲到了孟浅浅身后,语素极快的尖叫道:“怎么,我说错了吗?你都结婚了,还和卫家兄弟勾勾搭搭,先是弟弟,在门口又被人家哥哥给拦住了。”

    “哇?你这么厉害的吗?”

    “看来我得看紧我家阿轩了。”

    孟浅浅的回答很是出人意料,却又十分符合她的性格,在她看来,她家轩哥哥是天下最好的男人,那要是错过了,能后悔一辈子呢。

    “噗嗤——”

    “就陈轩那种谁看的上!”苏蕊忍不住回了一句。

    “你......”

    秦朵朵没说话,手臂一展,直接把某人从孟浅浅身后给拽了出来。

    “首先,你拿过我的东西不给我就是不对,我要是心狠一点,我报警你是要挨处分的。”

    “其次,不知道的话就别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卫天昊是我的大学同学,至于他哥哥,我怎么知道他是从哪冒出来的!还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纠缠他了?要不是杀人犯法,老娘早就一板砖拍过去了。”

    秦朵朵说着,抓起桌子上的核桃,两根青葱一般的手指微微一用力,那核桃成了核桃渣.......

    孟浅浅:“........”

    苏蕊:啧啧。

    刘语西:“我.......我又不知道。”

    似乎是害怕秦朵朵那两根手指头往她身上一戳给她戳个洞出来,她忙爬到床底下,把那垫床底的请柬给找了出来,见上面有灰,她连忙用袖子抹了抹,又用手铺平,方才递给了她。

    几个人都好奇这卫天昊到底长啥样。

    秦朵朵便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把请柬给打开了。

    好么。

    孟浅浅一声尖叫。

    “这么丑的女人!这男人瞎了吗!”

    “也许人家有内在美呢。”苏蕊也被上面那结婚照雷的不轻,不过看这个卫天昊长得也不太聪明的样子。

    刘语西老早就看到上面的照片了。

    自是也对这个奇葩女人充满了好奇。

    “咳咳,她怀孕了。”

    “还是个男孩。”

    这是柴晶晶引以为傲的事情,在他们学校里已经传开了,所以她说起来倒也不算是侵犯别人的隐私了。

    “就因为孩子?”

    “可能也是真爱吧。”

    秦朵朵想了想又补充道,毕竟上辈子,卫天昊和柴晶晶的感情是真的好。

    “真爱么.......”

    谁也没发现,刘语西的眼神里忽然闪过一抹不同寻常的流光。如果说生个孩子就能进入豪门的话,那么,她也不是没有可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