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顶点手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缘阙 > 第六十三章 欠打的小妮子
    风郝在教室内正颜厉色,来回踱步,字正圆腔的教导:

    “渡灵之地灵气充沛,你们首先要学会最基本的能力——聚灵,那么,何为聚灵?”

    在有节奏的一番停顿后,他又徐徐道来:

    “所谓聚灵,便是通过对万物的感知,由心而出,以肺吐纳,吸收大地的灵气来提高灵能。”

    “清晨万物复苏,灵气轻盈而充沛,所以是最适合聚灵的时间点。”

    “此外,聚灵是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就像你们凡身肉体的成长一样,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从婴儿长大成人,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灵能的提升也是如此,只能日复一日的慢慢积累。”

    风郝在讲台上,每讲一句,都抑扬顿挫的稍稍停顿,在这时间间隙中,院内有着短暂的宁静。

    楚雨嫣在认真的做着笔记,小妮子连续打了几个哈欠说道:“晨曦哥哥,他讲课好无聊啊,我们偷偷玩玩游戏吧。”

    泽晨曦轻轻斜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回应道:“会被郝老师发现的,到时候可就惨了。”

    “不会的,我们的位置是在这里的死角落,他不好发现,我们就偷偷在桌子底下猜拳。”

    泽晨曦看了看着地理位置,确实还算比较偏僻的死角落,相对安全,不属于老师正前方的视角范围内。

    “输了赌什么?”

    “晨曦哥哥想赌什么?”

    他略微思索了一番,看了看楚雨嫣,她只是默默的听着课,写着东西。

    想到早上那一耳光现在还痛着,便在一张白纸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我是猪。”

    然后悄悄跟小妮子说道:“你若是输了的话,放学的时候就把这张纸偷偷贴在楚雨嫣的背部。”

    “晨曦哥哥,你可真阴险。”小妮子一脸嫌弃。

    “那你敢不敢赌啊?”

    “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肯定会输。”

    “那我若是输了,你打算怎么着呢?”泽晨曦问她。

    小妮子沉思了片刻,竖起手指微笑道:“你要是输了,就把这几个字写在自己的脸上。”

    “你这......更狠毒,小小年纪,竟如此心狠手辣。”

    “都是跟你学的。”

    “狡辩,这是你的本性吧,出招!”

    泽晨曦朝下一番视察,只见他们同时出了剪刀。

    小妮子悄声说道:“晨曦哥哥,我们两个要眼睛直视着老师,假装在听课,只是手在桌子底下偷偷出拳,动作幅度不要太大,不然会被发现。”

    “挺熟练的嘛,老奸巨猾的样子。”泽晨曦双眼盯着郝老师轻声细语的回应道。

    “我这是机智。”小妮子灿烂的笑容。

    “行行,机智的小家伙,这次你出什么?”

    “笨笨的老家伙,你先告诉我,你出什么?”小妮子朝泽晨曦眨了眨眼睛。

    泽晨曦看她那样子,简直是欠打。

    便朝她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出石头。”

    “那我就出布。”

    ......

    两人有模有样的正视前方,盯着老师,偷偷在桌子底下出拳,从风郝那个角度看,两人真的像是在认真听讲,还是特别认真的样子。

    风郝在讲台上悠然讲道:

    “修灵者修成正果后,要接受神水的洗礼,通过者,将会拥有神籍,那时就是你们成神之日,从此便要为神域的繁荣贡献自己的力量。”

    泽晨曦在下面悄声对小妮子说道:“一,二,三,出拳!”

    接着,二人偷偷往桌子下看了一眼。

    泽晨曦一阵激动:“小妮子,你输了,下课记得把这张纸贴在楚雨嫣的背后,哈哈哈......跟我玩你还嫩着呢......”

    “啪”的一声,一个飞了过来,砸中了泽晨曦。

    他正得意忘形,突然被飞来横书砸中了,一脸茫然。

    “我刚才都讲了什么?”风郝十分严厉的语气质问他,周围的学生都纷纷看向了泽晨曦。

    他支支吾吾,根本答不上来,心想:糟了,刚才和小妮子猜拳完全没有听到他讲了什么。

    “站起来回答。”风郝在讲台上,左手空中悬浮着一根木条,神态庄严,让人生畏,看样子是要下重手了。

    泽晨曦紧张的站了起来,沉默了半天,答不上来半个字。

    楚雨嫣想给他解围,在下面悄声说道:“他刚才讲到了神水的洗礼。”

    “???”泽晨曦貌似没有听清楚。

    “深......深水里洗澡?!”泽晨曦挠了挠后脑勺,极其费劲的说出这几个字。

    “哈哈哈......”书院内一阵笑声。

    风郝面无表情,淡然的挥出两条树枝,将泽晨曦拖到半空中,猛烈的抽打了一顿,又收回空中的树枝,泽晨曦摔落在自己的位置上,疼痛不已。

    “嘻嘻嘻......”小妮子在一旁看着泽晨曦痛苦的表情,捂着嘴偷笑。

    看着小妮子得意的小表情,泽晨曦细声说道:“你这狡猾的家伙,竟然坑我。”

    风郝对他一阵惩罚后,教室恢复了平静,之后又接着继续前面的内容。

    “若是没能通过神水的洗礼,将会如同灼烧一般,清洗掉之前大部分的修为,重新修炼,严重者,将直接死去。”

    ......

    傍晚时分,大家上完课后,纷纷走出了书院。

    泽晨曦跟上次一样,忍着疼痛缓缓爬了起来。

    楚雨嫣正默默的整理着笔记。

    泽晨曦悄悄朝小妮子使了使眼色:“你刚才输的,还不快行动!”

    小妮子很无赖,只好趁楚雨嫣整理笔记的时候,把那张写着“我是猪”的纸,贴在了楚雨嫣的背后。

    楚雨嫣聚精会神的样子,完全没有感受到小妮子的异常。

    轻轻贴上后,小妮子朝着泽晨曦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两人相视一笑。

    楚雨嫣整理完后,三人正要离开,风郝突然喊住了他们。

    “刚才那位学生,等一会儿。”

    泽晨曦转过身,发现风郝正是在喊自己。

    “郝老师,我的名字叫泽晨......”

    话还没说完,风郝递过来一个白色瓶子,打断了他的讲话:“我说过,没必要自我介绍,因为根本不需要,数十万年间,我带过的新人无数,能值得我记住的寥寥无几,而你不属于这类人。”

    “像上次一样,涂抹这药。”说完他冷冷的转身离去了。

    泽晨曦细声嘀咕道:“说得这么厉害,其实是不敢承认自己的记性不好吧?”

    楚雨嫣和小妮子听后,在一旁偷笑。

    突然,风郝又停下了脚步,庄严肃穆的缓慢转过身。

    泽晨曦吓了一跳,以为刚才自己说的话被他听到了。

    “称自己是猪,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现在的修灵者,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风郝挥袖离去,略带几分气愤。

    楚雨嫣莫名其妙的问道:“郝老师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什么意思啊。”

    “哈哈......”

    泽晨曦和小妮子捧腹大笑,默不作声的朝外走去。

    楚雨嫣跟在后面追问:“你们两个笑什么,告诉我啊。”

    而此时,她背后那张大大的白色纸条,随着行走的步伐,上下迎风抖动,十分招摇,似乎在努力的向全世界宣布——“我是猪”。

    旁边经过的其他学生看到后都不禁一笑。

    楚雨嫣始终不明白那些人笑什么。

    满脸疑惑的问道:“怎么感觉今天下课后,每个人都那么开心呢。”

    泽晨曦和小妮子只是强忍着欲要失声大笑。

    出了百阁书院后,泽晨曦发现,小曲和小白已经急速的走了很远。

    此时,小曲再次看到了上次那人,她刻意从那人的面前经过,暗地观察一下他的神情,没有发生任何异常,似乎完全不认识小曲。

    接着她又停下了脚步。

    小白在一旁安心的叹了口气,说道:“看样子他确实不记得我们,既然如此,那段恩怨就此了结,从此谁也不欠谁。”

    小曲默默的点了点头:“嗯,但愿如此。”

    而那人拐进一个巷子后,突然停顿下来,嘴角微微上扬,阴森的露出一股可怕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