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爷子道,

    “府上正好需要送一个人给和风王爷请罪,与其让蕙兰流落街头,不如送到和风王爷府。毕竟,这人和我周府也没有什么关系了,来武都这么久,蕙兰你就用自己回报我周府吧。”

    周老爷子的话说的很是随意,完全不在乎身边就有庄蕙兰在,那意思就是,不管庄蕙兰是不是下毒之人,但是,她都是周府的那个顶罪之人了。

    庄蕙兰一听,笑的更厉害了,开口道,

    “周老爷子,真是好算计!”

    周心妍这才明白自己爷爷的意思,若是这样,倒是真不错,庄蕙兰这个碍眼的人走了,且也能换回周太傅的职位,也算值得,非常值得!

    既然周老爷子开了口,其他的下人自然也就没有迟疑,伸手上前,一把粗鲁的抓住了庄蕙兰的胳膊。

    庄蕙兰没有修炼过,但她也没有反抗,毕竟这满院都是周家的人,反抗也是无用的。

    这时,周府的大门外一片喧哗,有人敲门道,“这是周府么?”

    刚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庄蕙兰这里,没有人仔细听,现在听到外边的声音,且似乎还有鞭炮之声,应该是好事。

    周老爷子精光一闪,难道是他要复职的消息?也管不得庄蕙兰了,直接抬手道,“快,去开大门。”

    随着周府的大门打开,里边的人才看清外边的动静。

    现在周府门外,停着一排轿子,之前敲锣打鼓声府内的人倒是听见了,只是没有想到,这声音最后是停在在了周府。

    一看府门前人的装扮,个个都是喜气洋洋的,这是?

    周府内的人都惊呆了,这是接亲的场面啊!

    周老爷子激动的瞧着周心妍,难道是来接自己的孙女?

    这接亲的派头和人数,看起来对放就是武都城内的人,没想到昨天周心妍发疯之后,今日竟然有人来周府接亲了?

    原本他还担心周心妍嫁不出去的。

    “妍儿,这是……怎么回事?”周老爷子激动的很,

    周心妍瞧着眼前的一幕,也是很迷茫,只是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喜婆倒是在周府大门开的一刻毫不犹豫的迈步进来,一连串的恭喜说着,让周家人发懵。

    “我是武都程家的,今日来接新娘子!”

    喜婆来的时候,那新郎官就告诉过她,周府的人不知道今日接亲,所以,周府人脸上的惊讶喜婆倒是有了心里准备,也没有当回事,自报家门,双眼在满院的找着。

    “程家?”

    周老爷子对武都的各姓都还了解,这姓程的不多,拿得出手的细算而来就那么一位,

    “可是城主府的程家?”

    “那是自然!这新娘子我怎么没看、到?”

    喜婆刚回答完,就瞧见了被人抓着的庄蕙兰,柔柔弱弱的,但是庄蕙兰看到喜婆之后就朝着她笑。

    这满院年轻的姑娘就两个,周心妍这位是不可能的,那就是前边被抓的姑娘了,喜婆心下一顿,这程家果然一切知晓,难怪让她亲自带着程家的护卫来接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