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

    天才微白,姑妈家那只养了好几年的打鸣公鸡,就飞上墙头,扯着嗓子,发出尖锐响亮的啼声,将陈秋生从美梦中唤醒。

    “呼……”深吸几口气,陈秋生立即起床,动作麻溜的穿衣洗漱,然后找块好地,面朝东方坐下,运起《蕴神决》,准备采集东来紫气。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月了,陈秋生已经养成天明就起床采东来紫气修炼的好习惯。

    “秋生,吃早点啦!”姑妈从厨房探出头来喊道。

    “来了!”紫气已经采完,听到招呼,陈秋生缓缓收功后站去,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后,便往饭堂走去。

    进了饭堂,跟坐在那看早报的姑父杜柏言、表弟杜子豪、表妹杜子菡打了个招呼后,陈秋生便在桌边坐下,等着开饭。

    “表哥!”姑父只是点点头,依旧认真的看着报纸,十五岁的表弟和十三岁的表妹则很开心的凑了过来。

    “干嘛?”陈秋生很是警惕地问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明天安溪镇有庙会,到时候会很热闹,有许多好吃的,还有杂技表演……”表弟杜子豪很是兴奋地道。

    “然后呢?”陈秋生问道。

    “表哥,我们想去玩。”表妹杜子菡拉着陈秋生衣角撒娇道。

    “想去就去呗,我又不拦着你们!”陈秋生道。

    “安溪镇离这有十多里,得骑车去,你知道的,我还不会骑车……”表妹眨着大眼睛道。

    “那让阿豪骑车载你不就行了!”陈秋生摆手道,嘴角直抽搐,搞半天,是让自己做人力车夫!

    “我哥那瘦弱体格,自己骑到安溪镇都够呛,载着我,庙会散了怕是都还没到!”表妹瘪嘴道。

    “我明天早上要看铺子,下午还要去义庄帮忙,没空!”陈秋生摊手道。

    不修炼,做人力车夫,然后陪两个小屁孩玩,陈秋生脑袋有坑才会干!

    表弟表妹有些闷闷不乐地坐回去,姑父看不过去了,将报纸放下道:“秋生!”

    “姑父!”陈秋生立即恭敬地道。

    秋生姑父是镇学里的国文教师,年轻时是个秀才,为人很古板。面对他,即便是跳脱到连九叔都敢捉弄的前任,也得老老实实做人,陈秋生不恭敬不行——他能给你咬文嚼字说上三天的圣贤道理,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明天,你就陪表弟表妹去安溪镇逛庙会吧!他们这年纪,正是好动的时候,难得放假,你就带他们去玩玩。铺子便让你姑妈看吧,至于义庄,请天假就好了嘛!”姑父道。

    “是!”陈秋生连忙答应,姑父都开口了,自然不能像糊弄两小屁孩那般应付了。

    “嗯!”姑父满意的点了点头,啜了口清茶,重新拿起报纸来看。

    “子菡,过来帮忙端早点!”姑妈在厨房喊道。

    吃完早餐,陈秋生跟姑妈一起去了铺子。

    到铺子后,姑妈去后面做刺绣,陈秋生则拿出《茅山符咒大全》来看,有顾客,则招待下。

    “诶,我出去买菜!”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姑妈拎着竹篮从后面出来道。

    “嗯。”陈秋生轻轻点头应了声,表示知道了。

    “等一会对门怡红院,会有个姑娘来买东西,你别看人家是妓女,就欺负人家啊。”姑妈又道。

    “见妓女就加三成嘛,我知道怎么做,你去买菜吧!”陈秋生道,姑妈走了,他才好继续看书。

    说这话的时候,陈秋生心中一阵吐槽,见妓女就加三成,这简直就是职业歧视!

    妓女怎么了,人家靠自己的身体赚钱吃饭,有错吗?而且要没有这一伟大职业,男多女少的现代社会早乱套了,哪还会那么和谐?

    废话不多说,姑妈离去后,陈秋生重新翻开《茅山符咒大全》,认真研习起来。

    “嘎吱——”陈秋生刚看了两行咒语,店门便被推开,一个身穿粉色百褶裙,戴粉色洋帽,打扮在这时代很洋气的漂亮少女走了进来。

    “这么快就来了!”陈秋生心中道了一句,把书合上,扔进抽屉中,站起身来笑道:“小姐,请随便看,我姑妈说过你会来的!”

    “这么漂亮,做妓女却是可惜了。嗯,以后破了童子功,却是要去照顾下她生意!”

    瞧着那少女漂亮,陈秋生先是感叹了下对方的不幸,接着却是想着怎么在对方身上驰骋,真是一如既往的心术不正!

    “你姑妈是谁?”那少女走近柜台后问道。

    “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你不是和她约好时间来买东西的那个……姑娘?”陈秋生问道,差点把怡红院说了出来,不过想到前任误会任婷婷是妓女而挨了一耳光,连忙把话收了回去。

    “不是,我刚从省城回来,问人哪有胭脂水粉卖,一个大婶指了这,我就过来了!”少女道。

    “哦哦哦!”陈秋生应了两句,从柜台下拿出一盒比较高档的胭脂道:“你买胭脂水粉啊,你看看这款,不错的哦,我看挺适合你!”

    “我看看!”少女打开胭脂盒,沾了点在如葱玉指上,然后在柔嫩的手臂上擦拭起来,准备揉匀后看看成色。

    “可惜了!”陈秋生看着看着,却是突然叹了口气。

    “这胭脂颜色很好看诶!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可惜了?”少女亮了亮手上的胭脂称赞了一声后,疑惑地问道,却是听到了陈秋生刚刚的叹气,耳朵挺灵。

    “可惜你这么漂亮没有去做妓女,以后不能照顾你生意!”

    以上是陈秋生叹气的原因,不过他却不会说出口,笑道:“没什么,我是在可惜姑娘这么漂亮,我却不知道姑娘芳名!”

    任何女人,都喜欢别人夸她漂亮,少女立即笑逐颜开道:“我叫任婷婷!”

    “任婷婷,好名字……”陈秋生套路性的称赞道,刚说完便愣了下。

    任婷婷,不就是土财主任发的独生闺女吗?粉裙粉帽,刚从省城回来,又恰巧在姑妈说过有妓女来买东西片刻后进入铺子,这不就是《僵尸先生》剧情的开头么?

    “对了,昨天四目师叔赶尸离开义庄,只是我没像前任那般无聊的装僵尸吓文才……”陈秋生心中一阵翻腾。